新中国诞生前后的防空作战,苏德战争爆发时

图片 4

原标题:苏德战争爆发时,苏联空军实际战备水平到底如何

随着解放战争的进展,中共中央一方面加紧筹备建立新中国,另一方面大力加强已解放城市的防空作战。

原著 :[美] 戴维·M. 格兰茨

1948年8月9日,针对一些城市相继解放,国民党为了挽救败局不断加大空袭强度的严峻形势,中央军委提出城市要实行“积极防空”的方针。并且明确规定:解放区各大城市及各军区司令部驻地,均应设立防空司令部,负责组织与督促进行各种有关防空工作。

译者 :孙渤

1949年4月,为了保卫北平的安全,华北军区成立了平津卫戍区防空司令部,由聂荣臻、薄一波分别兼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南京和上海相继解放后,随即成立了南京防空司令部,并在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成立了上海防空处,很快又组建了上海防空司令部。当时这些防空机构很小,担负的防空任务也有限,主要负责掌握空情,施放防空警报,组织对空射击。

图片 1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城市解放,解放军的8个野战高炮团逐步转入担负城市防空的任务。到1949年底,又组建了10个高炮团,并从苏联订购了一批新装备。这些高炮部队分别部署于沈阳、鞍山、抚顺、北京、上海、南京、戚墅堰、武汉、长沙等地,担负这些城市和重点目标的防空作战任务。

苏联人的作战报告可以反映战争开始时破坏的严重程度和空军迎击德军进攻时的战备水平。西北方面军第一份作战报告的签发时间是1941年6月22日22时整,称仅德国人的空袭就在空中摧毁56架苏联飞机,在机场摧毁32架。该方面军同时发给国防人民委员部的一份报告,将飞机的损失数字提高到约100架,称敌人已经取得了制空权,并痛心地说:“由于机场没有做好准备工作,方面军空军面临严峻形势。”进攻开始后几小时内,该方面军再三报告,抱怨与空军各兵团的通信中断。飞机的损失数字与日俱增,直至灾难性的程度。

组建第一个防空作战飞行中队

6月26日,西北方面军司令员库兹涅佐夫上将总结损失时说:“方面军空军损失严重,这是机场数量有限[的结果]。到现在,他们已不能有效地支援和掩护陆军,也不能打击敌人。75%的空勤人员尚属安全。物资损失为80%。请求您为本方面军加强3个混成航空兵师。首先为本方面军空军的部队补充装备和飞行员。”

1949年5月4日,国民党空军出动6架B-24轰炸机,对北平南苑机场进行狂轰滥炸。这次轰炸,不仅毁伤飞机4架,破坏机库1座,而且造成24人死亡,烧毁房屋196间。更严重的是,这给刚刚获得解放的北平人民在安全上带来恐惧和消极影响。为了保卫北平的安全,保卫预定9月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于1949年6月指示军委航空局,迅速组建一支空军作战分队,负责北平的防空。

西北方面军失去了足够的航空兵保障,在德国人的沉重压力下不断在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撤退。7月4日,方面军司令部向总参谋部发出一份态势报告,引用截至该日方面军空军的飞机数量如下:混成航空兵第6师还剩69架飞机,混成航空兵第7师:26架飞机(2架I-16、19架I-15bis、2架I-153和3架SB),混成航空兵第8师:29架飞机(14架MiG-3、8架I-153、1架I-16、6架I-15bis),混成航空兵第57师:29架飞机(6架I-16、18架I-153和5架SB),这些数字生动地展示出他们自开战以来遭受的损失。战争爆发后12天内,方面军的几个混成航空兵师原来可以使用的887架飞机只剩153架。

根据当时仅有的飞机装备和飞行人员情况,军委航空局向中央军委建议,先调集10名左右的飞行员,同时装备相应数量的战斗机,组建一个飞行中队,担负北平地区的防空任务。经中央军委批准后,军委航空局即召开航空工作会议,研究飞行中队的具体编制和组建问题。这次会议决定,组建的飞行中队为混合飞行中队。下辖2个战斗机分队,1个轰炸机分队,1个地勤分队。所需飞机和空、地勤人员,从各军区航空处和东北老航校抽调,并尽快集中到北平。飞行中队的建制属华北军区航空处,作战指挥由中央军委航空局负责。

图片 2

1949年8月15日,飞行中队在北平南苑机场正式组成。这是解放军的第一个担负防空作战任务的飞行中队。飞行中队队长由徐兆文担任,他原是国民党空军第四大队飞行分队队长,毕业于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十四期,并在美国受过飞行训练。早在1939年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1947年回到东北解放区。他是一名具有丰富飞行经验和作战经验的飞行员。政治委员是王平阳,他是从陆军调来的一名优秀政治干部。先从各军区航空处抽调各类飞行员12人。后来,为了加强作战力量,又从东北老航校选调飞行技术好、飞过P-51战斗机的林虎、孟进两名飞行员参加飞行中队。

I-15是一种苏联20世纪30年代的高机动性双翼战斗机

飞行中队装备的飞机最初只有10架,其中,P-51战斗机6架,纹式轰炸机2架,PT-19教练机2架。这些飞机有的是起义人员驾驶过来的,有的是从国民党空军缴获的。

1942年7月21日,时任空军第6集团军司令员的D.F.孔德拉秋克航空兵少将,编写一份西北方面军空军在战争第一年的空中作战总结。在这份报告中,
他详细列举方面军5个混成航空兵师(第4、第6、第7、第8和第57师)的实力,并总结了各师遇到的问题。孔德拉秋克的报告以一句正面评价做开头,说:“尽管在战争中表现出一些组织上的缺点,红军空军在和平时期原有的组织结构通常还是能够证明自己。”孔德拉秋克随后提到一些具体缺点。他指出机场不够用,几乎所有的21个永备机场和49个野战机场都在同时施工。虽然努力采取措施伪装飞机,但是德国人的侦察飞行让这项工作毫无实际作用。他接下来强调了下列问题:飞机集中在现有的机场上,战役纵深处又没有机场,这增加了受到德国人进攻时的脆弱性;机场的位置过于靠近边境,飞机的疏散和转场也计划得很差;飞机和装备陈旧;飞行员们不能在夜间和恶劣气象条件下作战;飞行员训练水平低;参谋工作不到位,各军兵种之间缺乏协同;无线电和有线通信不畅;完全没有侦察能力;驻扎区体制改革没有完成;后勤保障的动员计划不够完善。

飞行中队成立后,立即进行技术和飞行训练,仅用20天的时间,就达到了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状态。从1949年9月5日起,飞行中队正式担负起北平地区的防空任务。

在战争的最初几个小时和几天里,西方面军空军遭受的破坏甚至更加严重。德国人发动战争时,首先对整个西部特别军区的机场网发动毁灭性攻击,德国的破坏行动小组也切断了地面通信线路。由于通信中断,损失报告即便有人写出来也传递得非常慢,高级指挥员只能凭空想象这场发生在机场和空中的大屠杀。然而,德国人显然已经给苏联机场造成严重破坏,并全面取得绝对制空权。惨败发生后,方面军空军司令员I.
I. 科佩茨引咎自杀,从而避免像方面军司令员D. G. 巴甫洛夫一样被枪决。

为了保卫北平的安全和正在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以及将在10月1日举行的开国大典的安全,飞行中队每天都在机场保持2架至4架飞机战斗值班,国民党空军一旦来空袭,可立即升空迎战。由于频繁进行战斗起飞,国民党空军不敢轻举妄动,再也不敢前来袭扰了。

西方面军空军的第一份全面总结出现在1941年12月31日。作者是时任西方面军空军司令员的N.
F.
瑙缅科航空兵中将。这份报告的前两部分中,包括一项坦率的、甚至是一针见血的评价,指明空军在战争前夕的缺点,并描述了该部在战争最初八天里的表现。

为了进一步充实作战力量,先后又增调作战飞机19架,同时又从东北老航校调入刘玉堤、徐登昆、李汉等一批飞行员和一批地勤人员充实到飞行中队。不久,飞行中队又增编了第四运输机分队,装备了3架运输机,从而使飞行中队的实力大大增强。

截至1941年4月,西部特别军区空军各部队的作战准备水平可以简单概括为:歼击机——没有战斗力(他们不会空中射击,也不会实施空中交战);轰炸机——战斗力有限(他们多少会些轰炸,会些射击,也会些编队飞行)。军区实际上没有侦察航空兵,因为现有的8个军属航空兵大队一共只收到6架P系列飞机,还都保存在仓库里。

侦察航空兵第313团和第314团全数补充了年轻飞行员,却没有装备。

侦察航空兵第314团从4月开始接收IaK-2和IaK-4飞机,战争开始时,只有6个空勤组可以飞IaK-4飞机。

本军区根本没有强击机。强击航空兵第215团当时刚刚组建,截至战争开始时装备着12架I-15,并正在挑选换装Il-2的飞行员,不过军区当时并没有这种飞机。

这一时期,飞行中队除防空作战外,还担负航空侦察、空中护航、空运、救灾、陆空合练等任务。

瑙缅科指出,除了装备262架新式MiG-1和MiG-3的混成航空兵第9师以外,所有航空兵师都有旧式飞机。但即便在这个师里,也只有140名飞行员有资格驾驶这些新飞机,训练期间已经发生过“一系列严重事故”,这种训练到战争爆发时还在继续进行。另外,混成航空兵第9师的航空兵第13团、混成航空兵第11师的航空兵第15团还接收过42架Pe-2飞机。因此,用瑙缅科的话说:“战争刚开始时,本军区正在经历一个换装新式装备的阶段,人们对旧式装备的兴趣明显下降。从上到下,所有人都在忙着让飞行员迅速熟悉新装备。”

1949年底,中国大陆基本解放,国民党空军的空袭威胁大大减小。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随后,为了大办航校和为组建航空兵部队培养人才,空军将飞行中队轰炸机分队的全部飞行员和飞机,战斗机分队的部分飞行员和飞机,调给新组建的航校,并将3个作战分队缩编为2个。不久,又将运输机分队调出,在北京西郊机场组成1个运输队。1950年7月26日,空军将缩编后的飞行中队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独立第一歼击机大队。同年11月19日,中央军委撤销了空军独立第一歼击机大队的番号,并将空、地勤人员分配到空军各航校和航空兵部队工作。至此,第一个作战飞行中队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图片 3


这位司令员重申其他几个军区空军司令员痛惜过的关键性问题,认为飞机在基地的配置有问题,基地也容易受到敌人的攻击。他同样强调由于航空兵驻扎区体制只部分得到推行,后勤方面仍有困难。尽管该军区在1940年和1941年举行过大量司令部图上演习,瑙缅科还是认为指挥人员和参谋们“没有足够的经验”,并认为“随后的事态发展表明,军区的空军指挥机关没有充分地整合成一体”。

组建新中国防空军

瑙缅科详细叙述了德国人在战争开始前一天里的行动,并补充说:“由于德国和波兰白卫军的破坏活动,从1941年6月21日23时整开始,西部特别军区空军指挥机关到各师部、各师部到下属团部的有线通信全部中断,各机场只能各自为战。伟大卫国战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的。”

人民解放军防空军,是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适应城市要地防空的需要,在陆军的基础上逐步建立起来的。

接下来,瑙缅科总结空军缺乏作战准备的后果。他引用的资料将西方面军最初的飞机数量确定为1909架(包括驻扎在斯摩棱斯克的那个远程轰炸航空兵军),共有1022架歼击机和887架轰炸机。他这样描述战争最初八天造成的影响:

根据中央军委提出的对城市和要地要实行“积极防空”的方针,以及在解放区各大城市及各军区司令部驻地均应设防空司令部,负责组织与督促进行各种有关防空工作的指示,各军区从1949年初开始,陆续成立了防空司令部,并担负起已解放的大中城市的防空任务。

西方面军空军的各部队在1941年6月22日早晨投入战斗。那一天的特征是敌人的空袭造成了方面军航空兵的巨大损失……

1941年6月22日这天,敌人在我机场和空中总共摧毁了我方538架飞机,敌人损失143架。第二天,双方的损失分别是是125和124,截至六月底,经过八天的作战,我方损失总计1163架飞机,敌人损失422架。

至1941年6月30日日终时,方面军空军还剩下124架歼击机和374架轰炸机,共498架飞机,合编为7个师。

为了担负起日益繁重的城市防空作战任务,同时加强对新组建的高射炮团的领导,中央军委决定,在1950年3月至5月,新组建3个高炮师。重点担负上海、广州、武汉、沈阳、鞍山、小丰满、雷州半岛等城市和要地的防空作战任务。

像陆军的情况一样,苏联人在基辅特别军区配置的空军实力也是最强的。尽管实力更强,但这支军队遭遇的许多问题还是与其他方面军的经历同出一辙。对这个军区空军在战争前夕战备状态的最彻底总结,出现在1941年8月21日F.
A. 阿斯塔霍夫航空兵中将向红军空军司令员P. F.
日加列夫中将提交的一份报告当中。这份报告向日加列夫提供基辅特别军区空军在战争前夕的组织、兵力和作战准备的详细分解,并叙述了该部在战争开始后的作战行动。

1950年9月,为了统一对城市防空的领导,加强国土防空建设,并准备应付朝鲜战争日益扩大的局势,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同年10月23日,毛泽东任命周士第为防空部队司令员,钟赤兵为防空部队政治委员。12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正式成立。同日,中央军委任命谭家述为防空部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根据阿斯塔霍夫的说法,这个军区的11个航空兵师(包括配属的1个远程轰炸航空兵师)和2个团共有1166架歼击机、587架轰炸机、197架强击机和53架侦察机,总计2003架飞机。在这个数字当中,有223架新式的MiG-3和IaK歼击机,231架新式Pe-2、IaK-2、IaK-4和Su-2(苏-2)轰炸机,31架新式IaK-4侦察机。在全部飞机当中,有1865架可以在昼间普通气象条件下作战,595架可以在昼间恶劣气象条件下作战,361架可以在夜间普通气象条件下作战,535架可以在夜间恶劣气象下作战。大多数旧式飞机的飞行员都接受过足够训练,可在正常条件下飞行,但要执行更复杂的任务就不那么有把握了。另一方面,新式飞机的飞行员只经过初步训练,尚不能认为已做好战斗准备。

防空司令部成立时,全国防空部队共有2个高炮师(此时,原高炮第二师已改编为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16个高炮团,1个探照灯团,2个雷达营,1个对空监视营。中央军委决定这些部队划归防空司令部建制。

于是,德国人6月22日到24日在极易受到攻击的机场上击毁了237架苏联飞机。设备故障和训练不善在6月22日到8月10日期间,又引发事故损失242架飞机,占同期飞机损失总数(1861架)的13%。

在防空司令部的领导下,华东、东北、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扩建、充实和调整,并新组建了中南军区防空司令部。此外,还组建了西南军区防空处,安东、小丰满防空司令部,浙江、福建防空处,南京、武汉、南昌防空指挥所等指挥机构。

和苏联的机械化兵团一样,红军空军也是一个具有巨大作战潜力的庞大组织。新武器在1941年6月正陆续列装,一旦这些武器被训练有素的人员使用,就会成为不可一世的德国空军的强劲对手。就整体而论,这个多方面的改革计划制订得很周密,也非常适合一支第一流的空军。但对苏联人来说不幸的是,时机和环境夺走了这些军事改革的应有成果,还回来的却是数千名飞行员和空勤人员的悲剧。

由于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作战的需要,防空部队得到了迅速发展,并在抗美援朝战争和国土防空作战中,打了许多大仗和恶仗,创造了辉煌的战绩。

本文摘自《泥足巨人:苏德战争前夕的苏联军队》

1957年3月,为了统一作战指挥,避免指挥机构重叠,提高战斗效能和战斗力,中央军委经过慎重研究,作出了空军和防空军合并的决定。同时确定,有关合并的具体问题由空军、防空军两个党委共同研究提出方案,报中央军委批准实施。5月16日,总参谋部命令:军委空军、防空军从5月17日零时起合署办公。同日,中央军委批复同意选举产生新一届空军党委常委。随后,各军区空军、防空军也先后合署办公。至此,空军和防空军统一合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图片 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苏联防空军紧急支援上海防空作战

责任编辑:

新中国成立初期,败逃到台湾的国民党空军依仗空中优势,不断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空袭和骚扰,妄图通过轰炸来迟滞大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破坏社会秩序的安定。

从1949年10月至1950年2月,上海先后遭受空袭达26次。其中,最大规模的一次空袭发生在1950年2月6日。这一天,国民党空军出动B-24、B-25轰炸机和P-51、P-38战斗机共17架,轮番对上海电力公司、沪南和闸北水电公司等重点目标实施狂轰滥炸,投掷各类炸弹60余枚,炸毁房屋2000多间,死伤居民1400余人,使发电厂遭到严重破坏,并造成大部分工厂停产。

在这种情况下,新中国的国土防空被刻不容缓地提到重要日程上来。然而,空军刚刚组建,正在全力以赴创办航校培训飞行员,还不具备组建飞行部队的条件。仅有的防空高炮部队,由于装备差及缺乏雷达保障和防空作战经验,一时也难以应对如此大规模的空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