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地阵地战中反斜面构筑倒打火力的战术,剑走偏锋

新蒲京 4

新蒲京 1 资料图:坚守坑道的志愿军部队夜晚派出小分队袭击敌人

反斜面是山地攻防战斗中背向敌方、面向我方的一侧山坡。
山头、高低都有坡,在构筑阵地时就把它们叫做“斜面”。

新蒲京 2 资料图:“新华社报道方形山争夺战”

正斜面,是对着敌人方向的坡,从敌人方向能看见。敌人攻击时,就会面向这个坡冲来。在这里构筑阵地,斜面上的各处都能对前来进攻的敌人进行射击。

新蒲京 3 资料图:战役前60军指战员反复进行沙盘推演

反斜面,则在山坡的后面,从敌人方向是看不见的。敌人只有冲过坡顶后,才会背对这个斜面。在这里构筑阵地,可以对冲过来的敌人进行背后一击,有时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新蒲京 4 资料图:60军军长张祖谅

棱线:平地或高地上的线形凸棱部分。如平地上的堤坝、田埂、土坎;…高地上的山背、山脊的分水线等。在军事上,较低的棱线可以隐蔽身体、发扬火力;较大的棱线可以形成一定的死角,利于进攻部队隐蔽接敌。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黄继光、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以及所谓人体生理极限的讨论都非常热火。就以邱少云的事迹来说,几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烈火焚身上,关于志愿军为什么要采取潜伏,又是如何潜伏的,却很少有人谈起。笔者就来聊聊志愿军的敌前潜伏战术。

中国近现代战争历史上最经典的反斜面防御包括了志愿军在上甘岭上的坑道防御和越军在79年中越自卫还击作战中越军对我军防御的战例。

  为什么要敌前潜伏

上甘岭之战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反斜面阵地攻防战,79年中越自卫还击战对山地防御反斜面阵地的攻防在这场战役面前发挥了重要作用,其实上甘岭之战和79年中越自卫还击战对山地防御反斜面阵地的攻防告诉了我们最重要的道理就是在山地防御战中构筑反斜面阵地是多么重要。

  几十人、几百人甚至上千人悄无声息地在敌人眼皮底下整整潜伏一个白天,只要有一个人暴露,那么这潜伏的几十几百人就很可能在转眼间被敌人的炮火所消灭,这个道理实在太简单了,为什么志愿军还要采取这种极具风险的战术呢?

79年中越自卫还击作战中,解放军在攻占越军反斜面战术形成的倒打火力时就吃过大亏!

  在抗美援朝第一阶段的运动战期间,在志愿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攻三个山头,不守一个钟头。”这反映出志愿军部队都宁愿进攻,而不愿意防守。因为防御时要承受美军飞机大炮的猛烈轰击,在火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确实非常艰难;进攻时只要冲锋果断,美军炮火往往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冲上阵地和美军短兵相接了。而且进攻作战只要成功,就会有不小缴获,防御作战就算守住阵地,也少有缴获,完全是赔本买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话。

由于解放军炮火猛烈,越军在山头阵地的反斜面修筑了大量暗堡,特别是在正面山凹处反斜面也修筑了大量倒打火力暗堡,当解放军冲锋部队越过正面山凹处向山头进攻时,越军从解放军背后山凹处的暗堡开枪然后反冲击、包围正在进攻中的解放军。

新蒲京 ,  但是到抗美援朝战争进入阵地战阶段后,情况就不同了。以上甘岭战役为代表,志愿军全面采用坑道防御战术,加上炮兵力量的增长,已经可以有效组织防御。而在进攻方面,双方的防线都相对稳定下来,防御阵地的构筑越来越坚固,志愿军要想在美军巨大的火力优势下攻下阵地,也就越来越困难。

倒打火力是与主阵地形成交叉火力才能够生存的,既主阵地的火力能够掩护山凹处反斜面修筑的大量倒打火力暗堡,提高了倒打火力暗堡中士兵的存活力,加大了对敌人炮火的防护和对进攻敌军的杀伤力。

  特别是如果阵地前是开阔地,它基本就是被美军火力全覆盖的死亡地带,几百米的开阔地,一个连冲过去,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班都是常有的事情。比如上甘岭战役中,在通过美军炮火封锁下的一千多米开阔地时,1个一百来人的连队就伤亡了72人!

这次缅甸果敢同盟军311旅丢失几个前沿阵地,估计与同盟军阵地设置、火力配备无关,而与主阵地意志薄弱的同盟军守军开小差逃跑了有关。

  另外,美军当时掌握着战场制空权,所以志愿军很少在白天主动进行作战,进攻基本都是在晚上。如果两军阵地之间距离较大,从天黑后开始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再发起攻击,就算比较顺利,拿下阵地也要凌晨时分了,还来不及巩固阵地就已经天亮了,天一亮美军就会在优势火力下反攻,便很难顶得住,得而复失也就在所难免。

破除山地阵地战中反斜面构筑倒打火力的战术的关键是占领该山地的棱线。

  这样一来,进攻战反而变得比防御战更困难。进攻具有大量坚固永备工事的筑垒地域,就成为志愿军在阵地战阶段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如何解决在接敌运动中减少敌军火力杀伤。志愿军这才想出了剑走偏锋的敌前潜伏的险招。因为敌前潜伏虽然风险比较大,但既可以避开美军的火力封锁,又可以节约战斗时间,还是利大于弊。这也是当时战场情况发展的必然选择。

通过设在棱线上的几个观察哨进行反斜面的炮兵火力支援等等。上甘岭之战,美军也有成功的攻击反斜面阵地的战斗,当我军棱线丢失的时候,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全力扑上,使志愿军来不及预警来不及展开兵力占领阵地,直接被堵在坑道里,因为坑道口窄兵力无法展开,两支枪就能把你整连整排封死在坑道里了,就算坑道有拐弯多几个口他一时吃不掉你,但也能耗死你

  1953年5月,为了夺取北汉江东岸韩军据守的方形山阵地,志愿军第60军第180师(也就是在第五次战役中损失最大的部队)集中第541、第539团各2个连约400人组成进攻分队,在前一天夜里进入敌阵地侧后树林里潜伏,整整一个白天,虽被敌人冷炮打伤数人,但始终未被敌军发觉。当天晚上战斗开始后志愿军炮兵5分钟炮火突袭,潜伏分队紧接着发起攻击,仅用14分钟就突入阵地并将守军一个营全部消灭,随后又打退了敌人50多次反扑,最终巩固住了方形山阵地。这一战斗是阵地战阶段开始以来,志愿军首次攻占敌军一个营防守的阵地,也是第一次运用潜伏战术的成功战例。

)。最经典的持续好几天的棱线攻防战,这个包括美军稳扎稳打利用炮火优势逐步控制棱线,而志愿军就死守反斜面阵地拖时间,到夜间新部队(也就是预备队)运动上去重新控制棱线(这个战术在中国对上甘岭战役的宣传中被反复提到,就是白天美军占领阵地,而志愿军晚上反击重新占领阵地,这个阵地就是指棱线),还有就是在棱线攻防战打的最激烈的时候的简易工事紧急修筑办法,进攻的时候几个人推着一个空汽油桶匍匐前进里面装些不容易打坏的什么锹啊铲的还有建筑材料或者半桶水泥沙子土什么的,挡子弹,挡弹片挺管用,到了棱线附近桶一立起来,原来一面已经凿开了个小口另一面也作成了活动的一打开这一下就成了射击工事,十几个这样的工事突然立起来,在对方一不留意的时候就加固棱线阵地,大量增加对方的反击难度,据说这招是韩国部队先发明的。
抗美援朝时的上甘岭战役也只能放下一个连,美军不攻克下上甘岭就无法向前推进,双方在上甘岭伤亡几万人,消耗炮弹两百多万发,上甘岭的山头被削低了一米。这还是大半个世纪前的战争。现代战争步兵只起到一个警戒的作用,后面有几个炮连,甚至十几个炮连可以随时呼叫支援。所以不用在一个高地放太多的部队,重要的高地半个到一个排,次要的高地一个班,不重要的阵地多是一个战斗组就可以坚守,在两山轮战时这种阵地称为某号哨位。

  潜伏可不是那么简单

山地防御作战,步兵连的守备阵地为几十平方公里,整个阵地正面宽为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纵深几公里至十几公里,至少有三、五个高地,开设两个指挥所。

  潜伏战术说说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可绝不是悄悄地往那一趴这么简单。毕竟潜伏战术风险极大,稍有不慎,那就是满盘皆输。所以志愿军在采用潜伏战术时,前期准备工作也是非常充分的。

人员前轻后重,装备前重后轻。

  首先,对于潜伏地点的选择。不是每个阵地都适合潜伏,所以要根据进攻目标的阵地大小,守军多少,地形怎样,进行综合考虑,最后才确定潜伏的地点。这是潜伏战术的第一步,必须非常谨慎。

防御阵地不能设在山顶,应位于棱线下方,山顶设置观察所。阵地与阵地之间用交通壕和隐蔽的通道联接,先挖野战工事,有时间再修坑道,最终是整座山打通为坑道。工事群任何被发现的目标可以呼叫炮火覆盖,而果敢同盟军没有炮火。缅甸果敢同盟军311旅丢失几个前沿阵地,与自身缺乏炮火支援和主峰被占领有一定关系。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